总会会长陈飞龙先生访谈

让太极拳之光惠泽众生 — 访陈济生缠丝太极拳研究会会长陈飞龙

中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历史的国度,其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为世人慨叹。站在二十世纪顶巅的今天,有人预言:二十一世纪将是“太极文化”、“太极健身”大流行的世纪。就在世人尚未对此预言做出反映的时候,1995年11月29日,陈济生缠丝太极拳研究会在山东省济南市隆重成立了。研究会会长陈飞龙对成立太极拳研究会的宗旨一言蔽之:要让太极拳之光惠泽众生!
 
素慕陈飞龙先生之名,怀着对太极拳这一古老拳法的好奇,在济南市体委郭元岐主任和聂洪志秘书长的引导下,我专程采访了陈飞龙先生。初次见到陈飞龙先生,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陈先生比我想象的年轻的多,从相貌上估计,其年龄也就在33岁左右,但一问方知已年届不惑。陈飞龙个头并不是很高,却给人一种伟岸的感觉,他身材魁梧,两眼炯炯有神,眉宇间透着英豪气概。在采访中,陈飞龙一举手一投足,似乎全都有带有强烈的气感,令人领略到了“气场”这一概念的含义。我们之间的话题很自然地从陈飞龙的家传武学开始谈起。
 
陈飞龙出生于武术世家,其父乃是我国已故著名武术家、太极拳一代宗师、静功缠丝太极拳创始人陈济生先生。陈济生老先生少年时从父亲陈德浦、祖父陈鹏万习武,后又从师陈子素、李鸿宾、申万林、蒲凯、赵庆长、左双辰等名家,并与武林同道王子平、孙禄堂、姜榕樵、傅剑秋、孙锡昆、陈盛甫、白道春相交甚好,时常切磋武艺。陈飞龙幼承家教,其父教拳相当严格,飞龙练拳相当刻苦。耐常人所不能耐,尽的先父之真传。在近20年的学艺过程中,飞龙掌握并精通少林拳、太极拳、八盘掌、八卦掌、形意拳、八极拳、大枪、特别技能点穴法、六合八法、迷魂掌等法,其中尤以游身八卦掌、八盘掌、迷魂掌和活步太极为世间罕见,独步功夫为稀世之珍。在采访中陈飞龙演练了太极推手、拦手、散手、化手和闪手,以及太极剑、太极拳、太极刀、太极枪、太极棍等,只见他演练起来一招一势连绵不断,势如江河决堤,滔滔不绝。
 
在采访中,陈飞龙阐述了静功缠丝太极拳的拳理和特点,他说静功缠丝太极拳综合了陈、杨、孙、郝、吴五大家之精华,但又不同于其他门派的太极拳,技术风格自有独特之处,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松静和缠丝。练习这套拳,要求心静、松体、气沉、动缓,在慢练之中调运内气,准确把握每个动作的微小变化和内在联系,真正做到“静中有动,动中有静,有动似无动,无动胜有动”,上下相随,内外合一,达到拳无拳,意无意,无意之中是真意“的高深境界。这套太极拳被武林称为“太极拳原则真理之实践”。长期研练,用于防身御敌,可缠丝化力,以柔克刚;用于养生健体,更可起到强健筋骨、延年益寿的作用。
 
早在采访陈飞龙之前,我就听说了关于陈飞龙的传奇故事,我向陈飞龙一一道来,他听了却不以为然,只是哈哈一笑,额首默认。陈飞龙青年时代参军并在军事学院学习,在著名的对越反击中他主动请缨上战场,担任侦察班长,屡立战功。一次,他与战友们深夜潜伏到越军阵地去活捉“舌头”,当一名越军士兵进入他们的埋伏圈时,他的战友一声断喝:“不许动!”就在越军士兵尚未明白过来之时,陈飞龙一个箭步跃过去,左掌一拨对方的步枪,随后两掌一翻,深深地拿住了敌人的锁骨,由于劲力太猛,当时这名越军士兵就昏了过去,直到把他拖回我军驻地,俘虏才慢慢醒了过来。
 
在中越战场上最惊险的一次是一场遭遇战,当时陈飞龙所在的排分3个班搜索前进,其他两个班在两侧,陈飞龙的班在中路行进。走到一座小竹楼时,突然冒出3名越军士兵,事发突然,而这时陈飞龙的枪里子弹没有上膛,也没有打开保险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好一个陈飞龙,不愧是武林高手,他凭着多年练就的身手,在一抬枪的瞬间迅速做完了打开保险和上子弹两个动作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响了板机,一梭子弹把敌人打翻在地。战后,战友们庆幸地说:“要不是飞龙反应得快,恐怕我们就见马克思去了。”
 
从部队复员回到济南后,陈飞龙一度出任济南武术馆教练,传授和推广太极拳、八卦掌等拳法,先后教授学员2000多名。太极拳因其动作缓慢而被外行人认作“没功夫”。1983年的一个夏天,李某慕名拜访陈飞龙,言词中对太极拳抵毁有加,不屑一顾,并提出要用自己的野拳与陈飞龙的太极拳一较高低。为正太极拳之名,陈飞龙起身相迎,在对方来拳之际,只见他身行一动,猝然发力,一个“大覆”将李某打出门外丈余远,李某从地爬起,整衣肃容,对陈的武功赞叹不已,并从此转变了对太极拳的看法。
 
1992—1994年,为宏扬祖国的太极文化,陈飞龙破除传统的保守思想,毅然应邀到珠海、深圳等沿海开放城市,向来自日本、法国、澳大利亚、美国等国家的学员传授太极拳功夫。在此期间,他多次与港、澳、台、武林同道印证武功,每次他都点到为止,从不伤人,从而赢得了各界友好人士的敬重。一次与武林界同仁聚会,有一名武警学校毕业的散打冠军自恃功夫过人,欲与陈飞龙一 试身手。为交流武学又不伤和气,陈飞龙提出只要对方能触到自己身体的任何一点就认输。比武开始,对方不愧为散打高手,拳风凌厉,脚法快捷,但令对方不解的是,陈飞龙只是支了一个手桩,可要想进攻其身,却似隔有千山万水,几次近身,都被陈的手桩点中额头,近身不得,只好认输。此事被当地武林界传为一段佳话。就我所知,关于陈飞龙的传闻还有很多,如解救少女,夜擒色狼等等。
 
我问陈飞龙:经常听到有“太极文化”、“太极科学”的说法,请问该怎样理解?它与太极拳有什么联系?他回答说:太极是一种文化,也是一种科学。以太极哲理铸塑的太极文化、科学是源远流长的,我们都知道,早在殷商,文王拘而演《周易》,其《易》中曰:世有太极,是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,八卦定乾坤。由此可见太极文化、太极科学早在殷商时代已为人们所认知和探讨。古人云:总天地万物之理便是太极。又云:阴阳,太极也。在这里太极包含了宇宙万物,日与月、天与地、昼与夜、黑与白、矛与盾、前与进、生与死等等。太极文化、科学的核心是阴阳思维, 也即是对矛盾法则的高度概括, 阴阳矛盾是宇宙万物的普遍规律。
 
陈飞龙说:宇宙是一个大太极,人是一个小太极,人体的阴阳气来源于宇宙运动产生的阴阳气化,故人体的脏腑气化规律和宇宙阴阳气化密切相关。以太极阴阳学说为拳理的静功缠丝太极拳,充分体现了太极文化、太极科学的精髓,它包含着阴阳、刚柔、虚实等诸多变化,演练起来浑然有天人合一的美妙感觉。久习这套太极拳,能起到调节人体的阴阳平衡,使之与大自然达到协调一 致,祛病强身。因此说,静功缠丝太极拳不仅在技击有其独到之处,更重要的是它在疗疾、健身、养生延年、美容养颜上极具实效。实践证明,这套拳对神经衰弱、肠胃机能失调、心脏病、关节炎、肝炎、肾脏病等慢性病有明显的医疗作用。同时,这套太极拳还具有丰富的艺术欣赏性,一经演练起来,轻灵飘柔,时而如行云流水,时而凝重如松,一套拳打下来,仿佛进行了一曲歌舞,令人叹为观止。
 
谈起静功缠丝太极拳的医疗价值,陈飞龙先生博引旁征,兴致颇高。陈飞龙有一位师兄,即为上海市气功协会副会长吕继唐先 生。1948年当吕31岁时染上三期肺病,吐血,合并胸膜发炎,生命垂危。虽历尽了求医住院之难,尝够了吃药打针之苦,但病情仍未好转。就在几乎绝望的时候,得到陈济生先生的指点,学练太极拳及太极静功养生功法,没想到竞将严重的顽疾完全治愈。从此,吕继唐先生对静功缠丝太极拳功法情有独钟,坚持不辍,并深研其理,终于成为我国著名气功专家,至今已近八十高龄,仍精神矍铄地活跃在我国武坛上。
 
陈飞龙秉承父志,以太极功法为人治病,其例不胜枚举。1985年,济南机床一厂工会主席王景春女士找到陈飞龙,诉说其在省府机关工作的丈夫因患有严重的心脏病,上下楼都成了问题。飞龙二话不说,当即随王女士来到其家。根据病情,他专门为其拟定了一套静功疗疾功法,并嘱其按时辰按要求去做。不出一月,王女士的丈夫就能下楼自如了。半年后,多年的病号竟然每天按时上下班了。同事们问他吃了什么灵丹妙药,当得知是太极功法治好了他的病时,俱都惊奇不已。
 
飞龙认为,古往今来,人类一直在追求健康长寿,因为生活的美好和幸福,都离不开健康。1996年是我国实行全民健身计划纲要的第一年,也是世界健身年。如何去实现“人人享有保健”这一目标呢?如果靠有病治病,靠医药维持健康,这无疑是缘木求鱼,显然是一种下下之策。而如果按照太极养生的“治未病”的战略思想,坚持太极拳等各种功法的锻炼,防患于未然,则可大大提高人们的健康水平,从而可以实现全民健身延年的目标。21世纪将是东西文化融合的世纪,可以乐观的预见,当西方高科技、现代先进的医疗水平与东方的太极养生文化有机地大融合之时,人类将会变得更加健美、善良、聪慧、长寿。
 
为实现上述目标及弘扬太极文化,以陈飞龙为首的陈济生缠丝太极拳研究会已拟定了一套“静功缠丝太极拳全球推广计划”。我接过厚厚的计划资料一翻,嗬,计划蛮宏伟,只见上面写着:随着研究会的发展,本会将调动经济机能,开展国际间太极文化经贸活动;修建体现太极武术、文化的“中华太极山庄”;拍摄展示太极拳发展历程的《太极拳》108集电视连续剧;继续编辑出版太 极著作(现已出版了24势和108势太极拳专著两本);创办《中华太极拳》杂志和《中华太极拳报》;出版发行了太极拳教学录象带、VCD;推出具有太极文化特色的太极服装、器械、保健用品、艺术品等。
 
“我们将采取广泛集资的手段,积极争取社会各界的有识之士的支持与帮助,以实现造福人类的目标。”陈飞龙先生说,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,我们将会全力推动中华太极文化的发展,让太极之光,光照大地!让太极之福,惠泽众生!听着飞龙先生的宏伟计划,我眼前好像看到一幅祥和、幸福的景象;在一望无际的绿草地上,一群不同国家、不同肤色的人们在悠然地打着太极拳,他们的神色是那么的安详、那么的甜美……
(写于1996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