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极三丰学武记
Image

我在过去二十年的学武过程中,写下了一些学习笔记,目前已整理了一部分,今天开始陆续打字上传。其目的在于通过自己的学武过程,以自己的知解、体会和武术爱好者们交流,并把习练静功缠丝太极拳等功法中认识的人物和事迹介绍出来,给静功缠丝太极门初学者以启发。当然,每个练武人都会有不同的体会,我的体会其他练武人不一定就有,其他人的体会我也不会了解。因此,这是我的一家之言,仅供参考。正文如下:


       我小时与同龄孩子比属身体较弱者,五、六岁时,常被大孩子欺负,尤以一个外号“老虎”的孩子最坏,在幼儿园横行霸道,常对我挥拳动脚。一日,“老虎”到我们“向阳院”来玩(按:向阳院名称属于文化大革命的产物,一心向阳、一心向党之意),又惹我,院里大孩子给我壮胆说:你还手,打他。我莫名来的勇气,上去劈头盖脸就打,并抓住“老虎”头发把头向墙再三撞,吓得大孩子连忙拦我。“老虎”回去呕吐不已,其父母找到我家,言其子被医院诊断为脑震荡。此后,“老虎”见我就躲,再不敢欺负我。此事让我明白“人善被人欺”的道理,长大后乐于习武概由此来。
初中时,值电影少林寺播映,青年习武渐成风尚,我便一心学拳,经人介绍,在济南武术馆开在经三路小学的班里,学习了形意拳之五行拳,后因学拳地点迁远,未能继续。

1990年冬天,我22岁,在济南大型企业任厂部秘书一职,同办公室的有王向明、刘志良、朱九华,因长期伏案写作,有损健康,恰逢同单位宣传部陈飞龙先生(先生原名为陈宏伟)来办公室,知其练武,故王向明代表我们提出向陈师学拳,陈师一口答应。此后两年里,陆续学习了行步桩、八卦桩、五行功、24势太极拳、定步八卦掌等。期间,递拜师帖,择良日正式拜为师父。
(拜师帖中有这么几句戒律,要求必须遵守:一、尊师、尊道、尊友。二、要忠、要孝、要仁、要义。三、不偷盗、不淫诲、不背叛师门、不挟术欺人、不妄传匪人。四、本门师生,当互帮互助。五、收徒传艺,须报请恩师,登记在册,例行仪式。六、遵守本门章程,按时交纳会费。自此拜师后,弟子必严戒慎行,终生不渝,以弘扬“缠丝太极功法”为己任,接引新人,成人达己,使本门功法不断发扬广大,造福人民。)
我一经学习,始知陈师乃中国著名武术家、太极拳一代宗师陈济生老前辈之子。陈师教拳十分严格,你一个动作做准确,才教下一个动作。(以下多引自记录,故段落之间皆不连贯)
行步桩要求站5分钟以上,初站时也就是二分多钟,后来自己练,渐渐站到了5分钟。陈师一检查,或曰把臀部收回去,或曰把上身摆正,或曰身子再低点,总之让陈师一摆弄,怎么也站不到5分钟了。陈师说:要站就要动作准确,否则同样是站桩,站错了就出不来东西。后来站到了5 分钟,顿觉两腿有力,上楼时一跃5、6层台阶,毫不费力。

刘志良极想学一偷巧之技,譬如点穴。陈师说功夫不能偷巧,即使是点穴,也必须通过练功把手指练出功夫,否则点出去,人家没事,你的手指却折了。

陈师教了一手点穴:在对方对我实施夹脖摔法时,用大指点其膝部某穴,在其发力时点,此时对方穴位必崩起,故一点必中,其必力竭而松。否则在其软弱时点不易起作用。看来点穴不光是要有指力,还要有时机才行。(按:后来更知道,穴位在12个时辰中一直在变,哪个时辰走在哪个穴位,也必须掌握)

向明因其年龄比陈师还大,被我们称为大师兄。学练八卦掌时,向明兄喊一句,我们就换一个动作,每个动作定势停15秒。此法甚妙,对练功很有帮助。

一次志良提出师兄弟们一起上,围攻老师,看老师是否能打。陈师答应。岂料陈师一动作,脚步不停,两手开合,势如猛虎下山相仿,卷风而来,竟没有一个人敢偎上前,反倒是一见陈师过来,转身就跑。众人作鸟兽散。围攻告败。

二十四势静功缠丝太极拳的动作名称如下: 一、起 势   二、捧球    三、抱 球    四、撵球   五、大履    六、揽雀尾    七、十字单鞭   八、左右展翅     九、白鹤亮翅     十、左搂膝拗步      十一、左手挥琵琶      十二、右搂膝拗步      十三、右手挥琵琶      十四、搬拦捶      十五、如封似闭     十六、揉球势     十七、倒撵肱     十八、单鞭     十九、云劈手     二十、玉女穿梭     二十一野马分鬃     二十二、揽雀尾   二十三、如封似闭      二十四、收势


陈师教我们拳架,每个拳架必得合乎规矩,而每个拳架的运转过程亦必须达到六合,即心与意合、意与气合、气与力合;手与足合、肘与膝合、肩与胯合。陈师说学这套太极拳,都是拿尺子量出来的,不能有丝毫的偏差。要先把动作做准确,再求松柔。在松柔里找功夫。

如果从可操作性方面讲外三和的话,可以拿出太极拳任何一个动作来分析。比如如封似闭一势,重心从前腿向后腿移时,两手要一起随之下落。向前进时,两手随之徐徐上抬前按,重心同时前移。在这个连续的过程中,整个身体是一体动作,而且必须做到动作到位。要达到“一动无有不动、一静无有不静”的境界。反之,向前时,重心移过去了,手还没到位;向后时,手落下来了,重心还没有坐到位。凡此种种,都是不符合外三和的。合,即:配合也。配合,即整个身体相合也。无论是上、下、进、退、左、右,乃至四隅的动作,都要是“一”,不能是“二”,更不能做成“三”。一,就是整,就是合。
        陈师教我们推手,先从单推手开始,然后学塌三节,最后学四正推手。都是定步。就是一个单推手就足以显出功夫,陈师给我喂手,感觉陈师一搭我手,我顿时就不由自主,他搭着我的手往我肚子上一放,我撤也撤不走,化也化不开,翻也翻不出。陈师高兴时就这样放着,也不发我出去,而我就这样硬撑着,一会就打了软腿。陈师有时也让我进,可是手伸过去了,向上进却有“仰之则弥高”之恐,不敢再伸;向下进却有“俯之则弥深”之惧,不敢再探。好像前面是个大坑。真是任你如何变化,都走不出他的手心。(按:这种感觉只在陈师身上体会过。在我出师后与社会上太极高手推手,没有一个能如此者。)

飞龙师给了我一本《静功缠丝太极拳》书,是宗师1985年4月在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。书中,陈济生宗师在前言中写道:“这套静功缠丝太极拳,不属于某一门派,它是我在多年研练陈式、杨氏、郝式、吴式、孙式等太极拳和太极球的基础上,结合早年练的八盘掌、游身八卦掌、迷魂掌和形意拳的体会,在实践中创编出来的。解放前我曾与一些武术名家共同切磋、实践,证实这套太极拳确有其难得之长处。解放后,我在济南、南京、上海等地的教学实践中,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,相信它的价值会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所证实”。“解放前,我曾接待过许多高手来"访",在比武中,均赖此拳术而能应付自如,柔化为主,游刃有余。但我从未公开此拳的内容。解放后,尤其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党和国家重视武术,关心武术工作者,并提出一系列英明措施,以促进武术为四化建设服务,本人深受鼓舞,先将此太极拳整理成文,供广大读者练习,为我国的四化建设做出一点贡献。”

书中,陈济生宗师的把兄弟------中国著名武术家、山西大学体育系教授陈盛甫先生作序。序言评价陈济生宗师曰:“济生同志一贯强调练武术必须内外兼修。不但要达到强身自卫的目的,而且要树立良好的作风和高尚的品德。他数十年实践的结果,体质异常坚强,冬不着棉,夏不汗流,现已年近八旬,仍红光满面,精力充沛,腰背挺直,步履矫健。他更长于技击,常与人较量而未闻有出其右者,但他从不伤人。在旧社会他也染有武林的保守积习,不轻易传授秘技,故对其独具一格的静功缠丝太极拳未多传人”。“此书的出版,无疑将对武术的进一步发展和开创武术的新局面,将起到一定作用。”

陈师教完我们太极拳和推手,又教八卦掌。同学中有叫张煜君者(按:拜师时,其有事,未参加仪式,仅出席拜师宴,故陈师不承认其是徒弟,只认作普通学生),不去练八卦掌,却走到陈师跟前说:“我和你推推手吧”。陈师气其不尊师,挥手叫我们过去,言:“我叫你们看看什么是推手”。随后,陈师与张煜君搭手,未见其有何大的动作,却见张煜君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嗖的一声,往后射出去足有10米之远,砸断了前排的一个茶几,摔倒在后排的沙发下(按:当时学拳地点在厂里的大接待室,面积有数百平方)。其起身后面如土色,狼狈之极。陈师训其曰:“叫你练八卦掌,你就去练。你不去练,却跑到这里说要和我推手,这在武行里就是比武较量的意思,所以让你尝尝味。今后再不要无礼”。煜君诺诺然。众师兄弟观之惊叹,原来太极拳可以打人如此?!我亦然。陈师继续曰:“我这是不想伤你,虽然发的远,必不至受伤。如若换了外人张狂,只一下就打残了。”

一日,陈师来到厂部办公室,向明等师兄弟都在,大家向陈师请教八卦掌用法,陈师令向明技击,向明往前一进,忽见陈师不知怎样一转就到了向明的身后,两手撵动交叉粘在其背后,向明转身,陈师手随其动,步随其动,任凭其左转右折,终不能转过身来与陈师面对,可谓始终处于被动待打的地步。在外人看来,又好似陈师推着向明满屋在走。向明180斤重,个头也比陈师高,他后来言:也不知怎的,再怎么努力回身也回不来,自己认为回了身,谁知陈师又到了身后。陈师诚奇技也。

陈师把我们这批学拳的和82年第一批跟他学拳的几个人叫在了一起,我认识了张金泉和张存福两位师兄。他们是那年陈师在济南武术馆任教,传授八卦掌时开始学拳的,学费相当于三个月的工资。张金泉师兄年龄比陈师还大,当时陈师教拳时年仅26岁。陈师曾自言:十八岁时已艺成。

听陈师和金泉、存福师兄交谈得知,陈师教拳的第一天,一批济南的老武术家早早就来了,也不靠近,有的站着,有的拿个马扎

坐着。看了一节课后,却不声不响地走了。后来得知,他们是来看看陈师到底有没有功夫,甚至还有人准备来交手请教(实则是想踢场子),但是一看陈师的拳架功底,劲力饱满,力撑八方,虎虎生风之势,自知不敌,皆都隐身而退了。
也有嫉妒陈师年轻成名的,一次陈师和朋友在槐荫青年公园聊天,无意中听到不远处有人高谈阔论,在谈论武术界的事情。其中一人显然是个练家子,谈起武术门派似乎很熟,谁谁练什么拳,谁谁功夫好,谈着谈着,竟然提起了陈师,说陈师功夫一般,全凭其父亲是济南武术馆馆长,才能在中山公园教拳,否则-------,陈师一听,气愤填膺,心想:我又不认识你,你却如此说我坏话。遂走上前去,问:“朋友,你认识陈飞龙吗?”对方一愣,说:“不认识。”陈师气不打一处来说:“你不认识为何说他的坏话?”于是上前一把捏住对方的肩头穴位,往下一按。对方起,起不来;蹲,又蹲不下,就这么曲身挺着。对方难受之极说:“你为何拿我?”陈师笑着说:“我就是陈飞龙,你看我功夫如何?”对方脸都吓绿了,急忙说:“啊,对不起。您功夫很好很好。”陈师斥其说:“我可以放了你,但是你今后不得再在背后说人坏话,做此小人之事。”对方呲牙咧嘴地说:“是、是。”陈师方才松手而去。

一日,张煜君到我家玩,谈到太极拳的技击作用,想来太极拳每一招式必有其技击用法。张煜君问:撵球后双手下插,然后两手一托一落,左手心冲上,右手心向下,这招该如何使?我略一思索,说:“你出拳吧”。煜君一出拳,我右手捋其臂,左手插其咽喉,未使大力,煜君却翻倒在地。

陈师教我们八卦掌,首先说明此八卦掌乃是董海川祖师之弟子程廷华原传掌法,与社会上流传的其他程派八卦掌大不相同。实乃增加功力之妙法也。我一经练习,即觉得力不可耐,吃力至极,其每一掌每一势必全身贯力,旋转拉长肌肉和筋骨,不容稍有松懈。随着练功日久,气力方能与身体相合,周身充满强烈的气感,越练越觉得精神饱满,走掌时力贯掌指,浑身转旋拧撑。其后与同门师伯之徒弟王某等(其专习太极拳)试手,顿显威力,一触即出。
我感觉, 如果说太极拳劲力是从松柔中而来,那么八卦掌劲力就是从撑拧中而来。两者异曲同工之妙也。如单习一种,故无不可,但是提高绝不会如此快捷。我先前有太极拳的基础,再练八卦掌,自觉忽然就有了缠粘劲,少了断劲。同样,练了八卦掌,再练太极拳,在沾连粘随中竟有了发放之力。


自忖武术一道,博大精深,先人创拳自有其深刻体会与道理在内,惜乎后学者多有不解,以至照虎画猫,一知半解,及至代代相传,已非先人所授之本来面目矣。而静功缠丝一门,论及八卦掌、迷魂掌、八盘掌、太极大枪等拳械,皆口传身授,不敢稍有更改,至于宗师所创太极拳,更是宗师几番仙遇,得数位世外高人参透其理而得,堪称宗师一辈子的武得心血。


想世人为求武学,多辗转反侧,往往数求高师而不可得,或自以为求得高师,却终其一生犹在武学一门外徘徊也。吾于武学一道,竟有陈师之高师指导,真是修来的福气,倍感欣慰之至。
陈师有一师兄名纪伟,解放前在上海,曾与某太极拳大师较技(按:为前辈讳,故不提名字,只叙史实。陈济生宗师当时在上海武术界有极高的威望,该大师在上海教拳时,还是陈济生宗师开口,帮他立的场子,为表谢意,他把一套家传的清代手抄本的太极拳资料给了宗师),纪伟只会八卦掌,不会太极,与其人搭手后一个拧掌,即八卦掌第一掌单换掌,就把对方拧放在床上。


还有一个师兄郑新家,也是专习八卦掌,他练习的方法很独特,也特别见功夫。就是在走圈时,两手各吊一块城墙转,一走就是一两个小时。这人忠厚木讷,不善言辞,一次,其女婿惹他生气,他隔着窗户一把抓住女婿的肩膀提了起来,憨声说:你不认错,我就不放你下来。


郑新家功夫深厚,打八卦掌时,其两手左右摊开,隐隐有气发出,虎视眈眈状。陈师年少时曾与其对打,以游身破之,屡屡得手。陈师坦言:未与其硬碰。
学习拓三节时,先习拓梢节(手腕部),两人相对,各出左脚或右脚,两脚不丁不八。搭手后运用内缠、外缠、左缠、右缠,上缠、下缠、进缠、退缠,或左右齐缠,总之缠至手按在对方手上面为胜。有功夫者,对方的手会大部分时间不能翻上来,甚至一直不能翻动。


与陈师拓手时,他往我两手上轻轻一搭,我即知已败,虽左突右冲,奈不能翻出,感觉全身被制。这是陈师给我喂手。陈师不想喂手时,两个手指一搭住我,即轻柔前按。我待想运劲时,已被控住重心,前进不得,乃后退,身体向后退至极致时,陈师一按,我即跌出,无法抗拒。


学踢腿时总觉得不易掌握,怠因此腿法大不寻常,乃是向身体两侧踢腿,且高不过膝。譬如向左侧踢,是先提起左脚至尺许,两手叉腰,左脚向左侧踢,踢出后脚离地三寸。然后起右脚,抬起后向左侧踢,亦高不过三寸。脚踢出后均要在左侧落地,如此一路踢下去,就像人横着向左走。右踢时也一样。踢时须全力,带动身体整劲。练习稍久,即有所获,每踢一腿,必哗哗作响,腿脚似有风声。


1991年底,是陈济生宗师逝世三周年,陈师决定举办“陈济生宗师逝世三周年纪念会暨功法研讨会”,于是,向明师兄写条幅,刘志良联系山东航空大厦宾馆,我和朱九华等写邀请函、发信。出席会议的有来自全国各地60多人,我由此认识了好多师伯、师叔,有陈长庚师伯(陈师的哥哥)、房宝林师伯(陈师的姐夫)、济南的刘金队、王尧成等等。会上播放了宗师生前录制的拳法录像。许多师伯、师叔在会上谈起宗师的授艺之恩都不禁热泪盈眶,令人唏嘘不已。


  谈起擒拿来,陈师说宗师传下来三十六把擒拿,皆是顺势而为,内含点穴。分作上中下三盘拿法,下盘拿法乃是身子贴着地进行,非一般功夫者习也。1982年,天津武术家潘清福先生在其师的引荐下到济南拜宗师学习擒拿。潘清福先生也是武林界赫赫有名之士,武林杂志在八十年代刊登过他的故事:曾单身一人协助狱警,制服了数名企图暴狱的亡命之徒。在电影少林寺中他饰演反面人物王仁则(于承惠饰,也是宗师的学生)的副将。


在飞龙师家里,我听太师母说起,潘清福学拳之初尚疑宗师的功夫高深,待其出手即被宗师轻易制住,方信服。一天晚上,众人在大门口的路边饮茶,谈得兴起时,众人请宗师演示功夫。宗师一指脚下痰盂,说:就用它吧。就见宗师用脚一撩痰盂,噌的一下,痰盂飞上了天空,啪的一声路灯应声而碎。


陈师教我们几手擒拿,白马卷蹄及解法、抹眉及解法等。白马卷蹄一式是太极拳推手对练时教的,两人一搭手,即可使用。其势以己方右手引其右手,左手拿其右肘于己方右肘下,右手顺势捋抓反转其右手,拿其腕向下擒。习练时与师兄弟对拿,屡屡不得法。而陈师拿我,则一拿必中。感觉其手接触起来十分柔软,但是一拿之下却似钳子般力度,令人好不纳闷。陈师说,武林界的规矩是被拿住者若感觉被拿住、拿痛而不能解脱,要及时喊“好”字,否则擒拿者不会松手,甚至加大力度。初学时一被陈师拿住,往往忘了喊“好”,手、臂常被拿的生疼,几天都缓不过劲来。


一日,和陈师一起到张存福家去,陈师和存福聊了这么个事:82年陈师教他们八卦掌,陈师那时毫不保守,学完八卦掌式子,又一掌分八掌,计有八八六十四掌,并详解其中打法要领。当拆到第三掌时(三掌化为二十四掌),有学生在外比手赢了,就喜此次滋滋说给陈师听。陈师未置可否,在之后却不再往下拆招。今日存福问起来,陈师方说,是担心学人心态不正,误传匪人,恃武滋事。存福说,一个人炫耀,祸及大家学武,可惜也。


 存福师兄膀大腰圆、身材魁梧,酷爱习武,他给我说,当时同学之中有好武者,纠集了八个人(存福也在内),意欲以众敌陈师一人。陈师昂允。甫一动手,八人纷纷被陈师击倒,只要沾到陈师的一个胳膊,或一个后背,就会不由自主的旋出摔倒。存福是在陈师后背出手的,在他出手的瞬间,陈师好似背后长了眼睛,头也未回,向后一坐身就是一个掖掌,正打在存福的腹部。存福回家后肚子疼痛,两天后腹部出现一个八卦掌印(按:我们这门的程派八卦掌是小指和无名指并在一起,其余三指分开),渐呈黑青色。随后几次学拳存福因伤未去,陈师得知后,按其伤情抓了几副药,并配以点穴按摩。存福之伤两个月后始愈。


在学武的过程中,从师父、太师母、师伯、师叔等处逐渐听说了陈济生宗师的习武经历以及许多神奇传说:


陈济生宗师出生于一九零四年的清朝末年,其曾祖父是能够佩刀出入皇宫的三品带刀侍卫。宗师祖居唐山,家族世代习武。世代习武造就了后人的身体异常强壮。宗师有一个二大爷,自小不喜武术,但天生神力,数百斤的大石头一举过顶,赶马车时,马受惊而跑,他一鞭子甩下去,把马就抽死了。宗师家传的武术功法多,武术兵器中的宝物也非常多。宗师曾传有一把宝刀,陈师的大姐亲眼见过。此刀材质罕有、锋利异常,且久历杀场,为高人所佩,受人气之沁,竟成灵物,突遇强敌,竟能和持刀者心意相合,当的一声,自行崩出刀鞘。还有几根数百年的太极大杆子等。可惜这些兵器宝物在日本侵略中国时,被宗师家人埋入了深井中(按:2003年国庆节,我和飞龙师回了老家一趟。因当地几番拆建,已不复当年情景,故未能找到此井)。
宗师自小即开始习武,从父亲陈德甫学习少林五子拳、五子棍、十手艺,他练功十分刻苦,上学有十里路远,他翻着跟头来回,就是吃饭时都蹲着马步练功。稍长,他又跟伯祖父习练八盘掌(按:此即民国二十八年任致诚所著阴阳八盘掌也。任致诚自述此拳乃其师李振清学自江南董梦麟处,而董公学自何处未曾追述。同样,宗师陈济生之伯祖父学自何处亦不详。1987年,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《阴阳八盘掌》。书中说,1983年7月,济南武协副主席陈济生给河北省武协写信,信中对所学阴阳八盘掌的来历做了解释。结合各种考证该书认为,阴阳八盘掌即为清代原传八卦掌。)。


欲练八盘掌,必先练三年腰腿,其基本功夹马式、揉腿之严格、奇特,非常人可耐。三年后方练八盘掌套路,底功龙盘,掌形虎势,颇吃功夫。因伯祖父见其练艺刻苦,又教授梨花枪等器械。尔后宗师又从陈子素老师练形意拳三年,表叔李鸿宾又授以武侯刀、群拦剑,刀剑皆分五步功夫,至第五步,能避开老师之利刃猛攻方算艺成。李鸿宾之形意拳刚猛实用,宗师以所学形意拳与其较,不胜,复又从表叔学形意拳数载。后闻芦台有形意高手申万林,乃郭云深先生之高徒,遂慕名前往,辗转得申师之教。申师又创形意八极拳,凌厉异常,乃技击之妙法也。


青年时,宗师以技傲视群雄,他自述年轻时:“时余年少,血气方刚,闻有高手,必当造访”。在师友之中,传闻河北丰润县赵庆长老师身怀绝技,虽年逾八十,然与高手交手无不以一当十,声威极高,数百里内皆闻其盛名。但是赵师却从不收徒,宗师为了让赵师收他为徒,用了数年时间,凡能与赵师共语者,都为他说情。赵师始知他心诚意切,方收为徒。


宗师在1986年自述曰:“赵师乃余终生难遇之高师,收余于膝下,实乃平生之幸事。赵师拳法已臻化境,练各家之拳皆可活步,身手不停,运用自如。余之所学,一经指点,皆如画龙点睛。整架改拳,真可谓点石成金。赵师擅游身八卦掌,精通各家太极拳、形意拳、少林拳,独创了迷魂掌。迷魂掌者,秘技也,赵师授余,并嘱余不可轻传”。赵庆长师年轻时游历四方,其八卦掌乃是与董海川的得意弟子程廷华换艺得来,程廷华向他学习了迷魂掌,他向程廷华学习了八卦掌。两人乃是挚友。
程廷华因其在北京经营眼镜生意,人称之为“眼镜程”,董海川师传授八卦掌时,是在每个学武者原来学的武功基础上因材施教,故从学者所练八卦掌拳架各异。而程廷华是董海川师之爱徒,原先所学既少,又因其学艺一丝不苟,故其八卦掌是最能体现董海川原传八卦掌之拳架。程廷华师在授艺时也是因人而异,故其学生所练拳架也不尽相同。赵庆长师之八卦掌确是程廷华的原传拳架。民国以来,社会上流行的八卦掌大都是程廷华、尹福所传为主。两家的拳架套路名称大致相同:如单换掌、双换掌、背身掌、翻身掌、三穿掌。不同的有程传回身掌、磨身掌、顺势掌;尹传转身掌、摇身掌、双撞掌。陈济生宗师曾说,我们所练的八卦掌和程海亭(程廷华之子)、孙锡堃的架子是一样的。
宗师随薄凯老师学习大枪时,要把一根木桩埋在地下一半,然后手持5米长的大枪,用枪头捻动木桩,练至用沾粘劲把木桩从地里拔出来,此功方成。对敌时和对方一搭枪,就能把对方的枪从其手中粘而夺出。一日,宗师和薄凯师扎枪,宗师扎至兴头,一杆大枪左扎右栏,连劈带刺;薄凯师年逾八旬,也雄风不减。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宗师看准时机,一个急进步、点崩枪,堪堪就要扎到薄师身上。一晃间,对面却忽然看不见了薄师。随即,屋顶传来了薄师的笑声。原来薄师见宗师来的迅猛,当下一个拧身,旱地拔葱,蹿到了房顶之上。可见薄师轻功之高。


枪挑“赛活猴”。一天,宗师和薄师正在家练功,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此人过去跟薄师学过功夫,后来独闯东北三省,其拳脚迅灵,技压群雄,武林界送其绰号“赛活猴”。其自言此次是回乡探亲,顺便来看薄师,并再三请薄师指点一二。于是薄师下场与其试手,岂料“赛活猴”存了争胜之心,几个照面之后,“赛活猴”向前一蹿,一个缩身就要从薄师裆下钻过去。薄师见此双手向下猛压,但到其背部时,却轻轻一按即起,意思是你钻我按、此招已破。但是“赛活猴”却故作不知,待其身形从薄师裆下钻出后,他竟起身回手拍了薄师的后脑一下,然后以胜者之姿面带傲然之气。薄师气恼:孽徒焉敢如此,孽徒既不尊师,为师那还需再留情面。当下对宗师说:“你师兄功夫长了,你去和他扎扎枪,来点真的吧。”
宗师遵言下了场子,在“赛活猴”对面站好,两手以半把手法端起大枪,对“赛活猴”客气地说道:“师兄,请”。那“赛活猴”也不多话,同样一个请字,却把一杆枪直直扎来。眼看着枪头已然到得身前,但见宗师把枪一搭一栏,然后顺势拧进,往后一带,竟然把“赛活猴”的枪从手里拔了出来,却听“赛活猴”啊地一声,栽倒在地,满地不停的打滚。原来,宗师高估了对方功夫,本来只想代师父教训教训他,却不料这一拨出对方的枪,“赛活猴”抓枪不紧,跟着枪往前一个趔趄,一下扑到了宗师的枪尖上。众人急忙抢救,不料,“赛活猴”回家后一个星期,竟不治身亡。这才引出一段和尚、道士、绿林好汉“东北众豪杰,比武访宗师”的故事。


这一日,宗师正在家休息,突然院外传来敲门声,宗师脚穿拖鞋起身开门,却见是一个方头大耳的和尚站在门口。这和尚身披袈裟,肩上斜扛着一杆月牙禅杖,口念阿弥陀佛。宗师一见,心生警惕之意,因为这和尚持月牙禅杖的架势暗含杀机。和尚问道:施主可是陈济生?宗师说了声:是。和尚一听,眼中精光猛射,手中禅杖向下急抖铲向了宗师的脚腕,竟是想把宗师的脚来铲断。不料和尚一禅杖铲下,眼前一花,了无人影,月牙禅杖下只有一只断为两节的拖鞋。宗师已然站在了和尚的身后,并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头。和尚大骇而去。(未完待续)